A.N.

十九年后 一发完结 be

下午利亚带着斯科皮在花园里。
斯科皮就像我小时候那样追逐庭院中的白孔雀,想要揪下它们中最骄傲的那只的尾羽。利亚站在一旁微笑的看着他,一如当年纳西莎妈妈注视着我。
而我现在完全是我父亲的翻版,悠闲地休憩在一把扶手椅上看着自己的妻儿与孩子。
一切都过去了。

我的右臂除了一片扭曲的焦黑就没给我留下什么,那个标记已经足足十九年没有任何感觉。这切实的证明了黑魔王已经死去,不再想对这个可怜潮湿的岛上的人们制造什么恐慌。
我安然看着阳光下的利亚,她跟结婚时一样漂亮,柔顺的黑发和翠鸟般灵动的眸色,此刻她身上包裹的白色丝绸让她看起来像个天使。
一切都很平静。

战后审判不痛不痒的过去,因为我最后抛给救世主了一根魔杖让他取得最后的胜利,以此保全我的家庭。卢修斯在第五年的时候去见了梅林,母亲时常坐在他的画像旁做些针线活儿,她说想为斯科皮亲手织一条围巾。“就像你小时候那条,不过这一条要绣着蝎子。”她说这话的时候神色安详,仿佛已经忘了最黑暗的那段日子。

围巾即将织完的时候,她也变成了一幅画像,和父亲的并排挂在客厅墙上。那里已经没有任何血腥气了,家养小精灵——魔法部连着庄园一起还给我们的,仅剩几个不那么年轻并忠心耿耿的精灵,剩下的也许被格兰杰解放了——把那里打扫的很干净。
母亲遗憾地看着围巾,于是利亚把剩下的部分完成了。那年冬天斯科皮一点儿寒都没受。
斯科皮终于抓住一只孔雀,可惜它飞快的蹬腿逃走,弄得他满脸尘土。
不过好歹我的小蝎子也拿到了他想要的尾羽。

“下次该从侧面追,是吧爸爸?”
他拿着羽毛朝我走来,恍惚间我以为那是我自己。
“是的,我的小蝎子。”我弯腰擦净他脸上的尘土,“Malfoy讲究策略,下次别把自己弄得像个低等麻瓜。”
“可今天是我的十一岁生日——”
利亚走过来朝我微笑,然后抱起斯科皮去换身衣服,她浅绿的眸子在夕阳的映衬下一闪一闪。
太阳即将沉没到地平线以下,我听到一声尖锐的猫头鹰鸣叫,不属于任何一只马尔福猫头鹰。



信来了。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