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还没取。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知夏深。
蔷薇篱下生,三两成朵,日光给照得失了几分颜色。
庭院东南一棵合欢,还没开花,便没有那扑鼻香味。眼下恰遮一片阴凉。姜藏竹半卧在树下贵妃榻上,指头有一下没一下跟着旁边吱吱呀呀的留声机敲《牡丹亭》。唱到"姹紫嫣红开遍"这一句,篱笆边就扑过来一阵响动,姜藏竹懒懒睨过去一眼,早知是卫家毛头小子。他看着卫无奕呲牙咧嘴翻过来,一脚踩上蔫了吧唧的蔷薇,心底有几分可惜。再合目养一养神,少年满头大汗,已经窜到身边来。
卫无奕瞪着双少年独有的黑亮招子,扑到人榻边,正欲亲亲密密唤一声,“竹”字方出口,脸上就被姜藏竹泼了满面雨前刚下的龙井茶。委屈几乎肉眼可见的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
姜藏竹本就为了那几朵花儿有些恼他,此刻出手亦毫无犹豫。他捏着掌里细瓷茶盏,慢条斯理放回留声机旁边,再一抬凤眼瞥了瞥卫无奕,又舒服靠在榻上,慵慵神色如猫,是理也不理卫无奕了。卫无奕不敢放肆,心里却还想和他搭话,于是趴伏在姜藏竹手边无辜仰看着他领子里露出来一小截素白皮肤,期期艾艾叫了一声。“姜公。”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