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还没取。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知夏深。
蔷薇篱下生,三两成朵,日光给照得失了几分颜色。
庭院东南一棵合欢,还没开花,便没有那扑鼻香味。眼下恰遮一片阴凉。姜藏竹半卧在树下贵妃榻上,指头有一下没一下跟着旁边吱吱呀呀的留声机敲《牡丹亭》。唱到"姹紫嫣红开遍"这一句,篱笆边就扑过来一阵响动,姜藏竹懒懒睨过去一眼,早知是卫家毛头小子。他看着卫无奕呲牙咧嘴翻过来,一脚踩上蔫了吧唧的蔷薇,心底有几分可惜。再合目养一养神,少年满头大汗,已经窜到身边来。
卫无奕瞪着双少年独有的黑亮招子,扑到人榻边,正欲亲亲密密唤一声,“竹”字方出口,脸上就被姜藏竹泼了满面雨前刚下的龙井茶。委屈几乎肉眼可见的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
姜藏竹本就为了那几朵花儿有些恼他,此刻出手亦毫无犹豫。他捏着掌里细瓷茶盏,慢条斯理放回留声机旁边,再一抬凤眼瞥了瞥卫无奕,又舒服靠在榻上,慵慵神色如猫,是理也不理卫无奕了。卫无奕不敢放肆,心里却还想和他搭话,于是趴伏在姜藏竹手边无辜仰看着他领子里露出来一小截素白皮肤,期期艾艾叫了一声。“姜公。”

Mr.Moon:

感觉像捡了个冬儿,特别惊慌失措,那么脆弱又拼命露出尖牙…但又有点像小叶子,不吓它去抱他又特别乖,眼睛里都是泪水…跟着我就是上下班跟着颠簸…太受罪了。

但如果找不到好的人家…只能自己养的话,就叫Winter leaves(…刚好还是异瞳 

九命月灵猫:

#北京流浪猫救助# #北京流浪猫找领养# #北京流浪猫找家# 

异瞳小猫咪,详情见图,恳请带它回去T T我真的玻璃心都要碎了orz在马路中间声嘶力竭的叫,会回应我的“喵”应该是误会以为是妈妈来了,无法确定猫妈妈回不回来,最后还是决定带回来了。虽然顾虑它妈妈找不到它会伤心,但我不带回来总感觉变数会更多……求看到的不养帮扩也谢谢T T

他从来不知道德拉科还会拉小提琴,和麻瓜用的一模一样的小提琴。
他从窗户往下看,看见他独自站在花园里难得穿着便服,然后小心翼翼从一旁的琴盒里拿出一把深木色的提琴,动作娴熟地用一小块松香摩擦琴弓而后调了调琴弦。
今天马尔福没有上发蜡。他漫不经心地注意到,发现稍显凌乱的发丝让马尔福该死的迷人。
德拉科慢慢将琴放在肩上,拇指和小指扶稳琴颈,其余三指在适当的位置压紧琴弦,然后用琴弓搭住琴弦,似乎思考了一会儿,琴弓滑动,奏响第一个悠长的音符。
他趴在窗户边上,目光有些散漫,但始终没离开过花园里的提琴王子。
曲声不能说是不好听。他这么想,并且敏锐地分辨出是D大调卡农的流浪者之歌。
真奇怪,马尔福居然喜欢这首曲子。
恍神间,他看到德拉科停下琴弓,转头朝他微笑。

“婚后这么多年,别告诉我你还有偷窥我的习惯,potter.”
他立刻觉得脸颊有点发烫,转身回了屋子。












双结局慎戳










“医生,你知道Harry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么?”
“服用了大剂量的迷梦魔药,醒来的几率非常小,我们会尽力的,Mrs.Wealsy.”







:)

为了公平——有关北大培文杯抄袭一事的整理和看法

Miko酱:

Pamelia:



学子们辛辛苦苦、起早贪黑的读了十几年书
竟然还比不上一篇抄袭的文章?!
大家都是从高三的地狱走过来的
还请主办方早日有个交代
为了公平!




鸣鹿之原:







前面请走:http://theforestdeer.lofter.com/post/1d31baf3_ada8991








这是此事的过程,如果可以的话请一定看到最后。








这次的抄袭没有那么简单。这位女生很可能想要的不仅仅是北大培文杯的第一名,她的真实目的是高考自招生资格和好的文凭。








这件事由我在LOF首发。








事情刚曝光的时候,我原本是想着,为原作者讨回公道,顶多撤回该奖项,我也在亲友的建议下加上了让大家理智对待,毕竟一开始,我们中有些人都觉得这只是一个圈——一个动漫有关的话题罢了。没必要这么做。








我那天上午听到班里朋友说这件事情,中午回家一看,当时很愤怒的发了前一篇文,因为时间太短也比较仓促,中午就没怎么睡好。下午放学回来,我又去微博了解这件事,当时转发量与关注度并不高,加上各方或是漠不关心或是强词夺理的态度,我几乎放弃了。








而且该女生已经获得清华大学自招生资格。








在那个女生学校贴吧内,有人发帖揭发抄袭的事情,下面的评论我几乎一条一条看了,不乏有人说该女生临近高考,她只是一个孩子,我们这样会影响她的心情,耽误她的高考,甚至毁掉她的未来。哦对了,听说该女生的家长还报了警,声称“无聊人士妨碍学生高考”。








微博上也有人这么说。








然后呢,真正与这件有关的人与团体呢?








学校贴吧内的帖子被吧务删除,北大培文杯官方微博一开始是删评论并关掉评论的。








为什么会这样,一开始我也想不通,抄袭这种事情,其行径恶劣自不必我说,为什么会有人偏袒她?








原因无非有二:有些人不明前因后果,为了自己的关注度就肆意指点,可以说是道德绑架。但是最重要的是后者,该女生成绩很好,明白了?这就是原因。








整理这些并不轻松,LO主自己也不过是学生而已,如果仅仅是为了一个圈,一个动漫,说句实话我做不到后续的整理。
















说一下我坚持的原因吧。








这件事的第二天,我到校比较早,看到学校里的花园,操场,高三的教室,几乎全是高三的学生(我们的校服为了区分各年级,有一些区别),他们拿着英语书语文书教辅资料,不是在嘴中一刻不停地背,就是头也不抬地趴着写。








那时学校里没有太多早到的高一高二生,我看着那些高三的准高考生,有些明明已经困得抬不起头,要么就立刻到洗手间泼自己凉水,要么就狠狠掐自己几下,风油精和咖啡都已经用的快不起作用了。








校园里悬挂的红色的高考倒计时标牌,当我穿过走廊的时候,看到那些高三生那么专注地在教室里看书做题,那么安静。








顺便放几条我们学校高考的口号吧:








没有比高考更公平的比赛。








今天在母校迎接我们的高考,明天在大学实现我们的理想!








同学少年,莫负韶华!同窗三载,只待今朝!








……








我看着他们的身影。








那一刻我想冲到那个女生面前质问她,当你看着这些为了高考,为了理想,为了未来拼命的学生,你真的没有丝毫羞愧么。








在此之前我从未因这些话语红了眼眶,公平?这公平吗?








那一刻我觉得多少高三的学生整整三年的努力被一个骗子,不,一群骗子给付之一炬。








别人那么努力,拼了命都做不到的,一个骗子靠着他人的心血,用着他人的学识,得到了。想想看,有多少辛苦了三年的学生,尤其是那些寒门子弟,他们希望通过高考这个公平公正的渠道,去实现理想。








那些想进入清华和北大的学生付出的艰辛更甚,但是,因为这种无耻的行径,他们被这样挤下来了,作文比赛本应得到第一名的参赛者也被辜负了,或许还根本不知道。








我哥哥高考的时候,我是亲眼看着的,他整夜整夜睡不好觉,我的哥哥从小身体不好,经常因为熬夜头疼的受不了。所幸他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大学。








但是,不知道有多少学生和他一样,为了全国竞赛的名次做了那么多题,用完了多少支笔,更何况他们参加的还是数理化生的竞赛,难度不必我说。








她既然敢抄袭,并去参加比赛,她应该已经想到这样的局面。高三,十八岁,文科生,无论从哪一个角度说,都已经是个应当承担责任的成年人了。








我写这些,不是为了抨|击社|会,更不是为了抹|黑|祖国,绝对不是。








败类在哪都会有。
















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








在这里,我希望有能力的人可以到其他地方继续扩这件事,绝不姑息养奸。这件事情已经不只是单方面某个圈子的事情了,涉及到高考公平性与高等学府招生,不能轻易放过。























我看有人在评论里说不要攻击她,更有甚者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并且私信我,说我这样太伤害他人,说我只是为了热度和涨粉,要我删LOF,但是抱歉,我做不到。








LOF我是绝对不会删的:)删你评论如何?要做圣母请去教堂,想当键盘侠请别进来。
















发这些内容,我一不为热度二不为涨粉,我问心无愧。








我只为心血被剽窃的作者,为我心目中的信仰之文,以及为那些千千万万的高考生。








为了公平。








谢谢各位。
























http://weibo.com/u/5511718694?refer_flag=1001030103_&is_hot=1
















http://weibo.com/5511718694/DtXwxpipF?refer_flag=1001030106_









http://weibo.com/2917569633/DuexrEXUF?refer_flag=1001030106_&type=comment#_rnd1462602262959








被抄袭者@荀夜羽的态度

















http://weibo.com/1242388827/Du73a1rEM?refer_flag=1001030106_
















调色盘:









http://weibo.com/2063635360/DubWDbev9?type=comment#_rnd1462602112702








该女生学校贴吧内关于此事的讨论








http://tieba.baidu.com/p/4524791763?see_lz=1








被抄袭文《未完成的肖像》原文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1077428924
















转自贴吧的有关看法: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72091631248967


















北大培文杯官博的公告:








(请关注最新动态,主办方的态度其实很诚恳,他们也是受骗者)








http://weibo.com/u/5822488347?refer_flag=1001030001_&nick=北大培文杯&is_hot=1#_rnd1462602790420
























我期待一个公平的结果。








转载请私信,注明地址。





一曲酒汀_:

下楼买个麻辣香锅番茄肥牛芝士焗饭红烧豆腐油焖虾:

类似的事件曾经离我非常非常近。所以还是想说点什么。

无关“天道好轮回”或者“好人有好报”。

只是如果社会的沉默,冷淡与敷衍让能站出来的那部分人彻底心寒了,等到自身利益受到侵害的时候,他们又能期待谁能站出来为他们说一句话?

悲剧不会对任何人网开一面。此刻旁观的你或许就会是下一个受害者。



十九年后 一发完结 be

下午利亚带着斯科皮在花园里。
斯科皮就像我小时候那样追逐庭院中的白孔雀,想要揪下它们中最骄傲的那只的尾羽。利亚站在一旁微笑的看着他,一如当年纳西莎妈妈注视着我。
而我现在完全是我父亲的翻版,悠闲地休憩在一把扶手椅上看着自己的妻儿与孩子。
一切都过去了。

我的右臂除了一片扭曲的焦黑就没给我留下什么,那个标记已经足足十九年没有任何感觉。这切实的证明了黑魔王已经死去,不再想对这个可怜潮湿的岛上的人们制造什么恐慌。
我安然看着阳光下的利亚,她跟结婚时一样漂亮,柔顺的黑发和翠鸟般灵动的眸色,此刻她身上包裹的白色丝绸让她看起来像个天使。
一切都很平静。

战后审判不痛不痒的过去,因为我最后抛给救世主了一根魔杖让他取得最后的胜利,以此保全我的家庭。卢修斯在第五年的时候去见了梅林,母亲时常坐在他的画像旁做些针线活儿,她说想为斯科皮亲手织一条围巾。“就像你小时候那条,不过这一条要绣着蝎子。”她说这话的时候神色安详,仿佛已经忘了最黑暗的那段日子。

围巾即将织完的时候,她也变成了一幅画像,和父亲的并排挂在客厅墙上。那里已经没有任何血腥气了,家养小精灵——魔法部连着庄园一起还给我们的,仅剩几个不那么年轻并忠心耿耿的精灵,剩下的也许被格兰杰解放了——把那里打扫的很干净。
母亲遗憾地看着围巾,于是利亚把剩下的部分完成了。那年冬天斯科皮一点儿寒都没受。
斯科皮终于抓住一只孔雀,可惜它飞快的蹬腿逃走,弄得他满脸尘土。
不过好歹我的小蝎子也拿到了他想要的尾羽。

“下次该从侧面追,是吧爸爸?”
他拿着羽毛朝我走来,恍惚间我以为那是我自己。
“是的,我的小蝎子。”我弯腰擦净他脸上的尘土,“Malfoy讲究策略,下次别把自己弄得像个低等麻瓜。”
“可今天是我的十一岁生日——”
利亚走过来朝我微笑,然后抱起斯科皮去换身衣服,她浅绿的眸子在夕阳的映衬下一闪一闪。
太阳即将沉没到地平线以下,我听到一声尖锐的猫头鹰鸣叫,不属于任何一只马尔福猫头鹰。



信来了。






斯塔克梦游仙境02

斯塔克梦游仙境02
“Jarvis?”Tony又喊了一声,一切重归寂静,仿佛白影和欢笑都是幻觉。Tony觉得脚背有些痒,低头查看一根细小柔软的白毛正落在他的脚背上。
“这绝不是幻觉。”Tony·不傻又大胆·Stark弯腰捡起那根软毛,眯起眼睛环视了实验室一圈,然后决然向前迈了一大步,突然身下一沉——
“What the hell!!”
突然的失重感瞬间裹挟了Tony,风声从他耳边呼啸而过,甚至还有泥土和腐败的枝叶刮蹭在他身上,他尽力试图抓住些什么以保持平衡,但那些枯藤细根很快断裂开来,反倒更急速的坠落。
Tony大叫着Jarvis的名字,却没有任何人或声音回应他。
在下落不知多长时间之后,Tony终于重重摔在一堆不怎么舒服的东西上。“稻草?”他抓起一把稻杆又扔到一旁,试图站起来寻找出口。
“吱嘎”一声,Tony还来不及惊呼就滑下稻草堆——它仿佛活动了起来——随后摔进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里。
Tony环视四周,墙壁遍布着大大小小的门,空荡的中央摆着一张桌子,还有一瓶不明液体。
Tony下意识想要Jarvis把这古怪的房间扫描一遍,音节刚刚出口一半又生生咽了回去。现在没有任何人在他身边了。Tony回想以前还没有Jarvis的时候,天哪,那是多久以前了。不知不觉,金发碧眼的管家早已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
眼前的一切透着诡异的熟悉感。他走向桌子,瓶底下压着一张纸条
“Drink it”
“……爱丽丝?看来我们遇上个痴迷童话故事的家伙。”他故意用了“我们”这个词,以示绝非孤身一人。
Tony将那瓶液体一饮而尽,不出意料的身体变小,按着故事的路径跑出了房间。
虽然故事耳熟能详,但真实见到地下世界还是让Tony惊讶赞叹。
长到遮天蔽日的宽大叶片和跟一辆军用吉普差不多大的果实,遍地颜色奇异瑰艳的蘑菇和蕈类。
希望这地方不会有什么变异飞蛾之类的。Tony正忙着四处打量,左前方灌木丛突然“簌簌”摇晃,一个白影窜过,像是只白兔子。
Tony追上去,拨开草叶跟着白影狂奔,不足片刻就跟丢了。
Tony忍住焦躁,使劲握了握拳打算继续前行。
“看起来你在找什么东西,爱——丽——丝——?”


不会按照爱丽丝梦游仙境的顺序写,毕竟那个小女孩可不是亿万富翁科学家花花公子人人都爱的TonyStark。感谢各位观众老爷喜欢,初次更文请多指教。

——A.N.


斯塔克梦游仙境01 贾尼 实体贾


“Jarvis,今晚的睡前故事是什么?”小Tony.Stark眨眨他焦糖色的眼睛一脸期待看着老管家从书架上抽出一本花花绿绿的故事书,坐在Tony的小床边翻开第一页,用好听的伦敦腔讲述道:
 “在一个天气晴朗的秋天,爱丽丝和姊姊一起坐在正飘着落叶的大树下看书。这时,一只兔子边看着怀表边跑⋯⋯”
“爱丽丝梦游仙境?我听说过它。”Tony满脸期待地看着老管家,等着故事的后续。
“没有后续了,Tony.Stark.”老管家的声音忽然扭曲起来,连着他的面孔。响起一阵急促的炮火声,破碎的瓦砾四散纷飞,尖叫声与爆炸声混合在一起好像要碾碎他的大脑。

“Jarvis!”满身冷汗的Tony.Stark从梦里惊醒,睁眼的一瞬间下意识呼喊他的Al管家。
十秒钟过后,优雅冷静的伦敦音并没有响起,整座Stark宅邸异常安静。
安静得令人不安。
Tony命令Friday开灯,同样没有回应,一切陷入了黑暗。“这该死的是怎么回事,我们的全部系统在同一时间瘫痪了?”Tony又大喊了一声:“Jarvis?!”
他又等了几秒,接着呼唤其他Al,甚至叫了Dummy。房间里除了他的喊声回荡,依旧一片寂静。这不对劲——太不对劲了。漫无边际的黑暗扑面而来,Tony尝试着做了个深呼吸,适应黑暗后摸索着起来,随后他听见些不同寻常的声音。
方向是实验室,听上去很喧闹,就像他自己平常举办的那些party,但同样也是绝对不该出现在实验室的声音——他到了实验室门口,“门缝竟然是开着的?”里面好像还有些欢声笑语。
嘿,TonyStark可不相信什么灵异事件!他这么想着猛地推开门,所有声音霎时消失了,连钟表的滴答声都没有。
安静得令人心悸。
“我要迟到了!”
“Jarvis?”
Tony还没看清刚才发出声音的是个什么东西,只觉得脚边有一团毛茸茸的白影窜过去,嘴里不断念叨着“我要迟到了!”
那声音就像他金发碧眼的Al管家。

占有欲。#贾尼#

我不知道一个人工智能能否产生这样的感情。
不是所谓的正直、善良、温柔。尤其当我看着sir的时候,这种类似阴暗的感觉更加强烈,我不知道……我是出故障了么?


我渴望占有。
sir的眼中只能有我,sir的记忆只能有我,sir只能信任我,他漂亮的焦糖色眸子应该布满我的身影,时时刻刻。
我要独占sir的一切。

那是我的。

我的。
除我之外动sir的人真是太讨厌了。sir只要有我就好。
除了我没人会理解sir,只在这里,只在这里,只有我和sir。

不美好么?为什么sir要用那样惊恐不安的眼神看着我?

我爱你啊。

……Tony.